大西洋新娘,所以航班的时段不够完美可以理解

作者:每日资讯

这是我第二次踏上非洲的土地,第一次是去埃及,虽然摩洛哥和埃及地理上都位于非洲,但也是这两个国家令我修正了对“中东”这一范畴的理解。是的,地图上大片广袤的干燥地区,由于阿拉伯世界历史文化的原因,它们一般都被视为属于中东国家。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两国在历史上有相似之处。阿拉伯人从沙漠出发,四处征服,由阿拉伯人带来的伊斯兰教对非洲西北部有长久和持续的影响。伊斯兰教不同的形式渗透了社会几乎所有的方面,它带来的军队、学者和神秘主义取代了大多数部落的宗教,造成了新的社会标准和政治教条。古埃及人消亡了,摩洛哥的原住民族柏柏尔人虽然融合地较好,但原本的生存空间还是受到了挤压。

从北部丹吉尔沿着海岸南下,摩洛哥西海岸沿途的风光称不上壮丽,却是清新自然,蔚蓝的大西洋拍打着曲折的海岸,时而浅滩,时而断崖,绿地随着国土延伸,草木葱茏,与内陆东边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图片 4

大西洋的新娘

两国同是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但世俗化程度非常高,所以对我们这些非穆斯林女性游客来说,是非常包容和友好的。

图片 5

我们一行7个女人,从香港出发,乘坐(Etihad Airways)阿提哈德航空公司的航班,经阿布扎比转机,前往目的地卡萨布兰卡。去程航班并没有我们所期待的那般舒适——身经百战的姐姐们也都吃不消,疲态尽显。这趟航班价格便宜,大约只是人民币3500元,所以航班的时段不够完美可以理解。还有人出发前怎么都搞不定的阿联酋过境签,所引爆的歇斯底里情绪,也是棘手地让我头疼。等待这个旅程的实现我花了几年,群里的人换了一批,有的去移民了,有的当了新手妈妈,有人没有档期......出行眼看遥遥无期,突然,有一天,摩洛哥宣布免签了。从提上日程到决定出行,免签和便宜机票是两大推动力。不断地有各种好友的好友加入。

卡萨布兰卡又叫达尔贝达,是摩洛哥西部大西洋沿岸的历史名城,全国最大的港口城市、经济中心和交通枢纽,被誉为“摩洛哥之肺”。城郊为富庶农业区,内陆腹地宽广,树木常青,气候宜人,二战时大量欧洲难民的逃离以这里为中转站,因此,卡萨布兰卡充满了欧洲风情,被西方人誉为“大西洋新娘”。

总算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卡萨布兰卡。

图片 6

图片 7

卡萨布兰卡的海湾天很蓝,远远就能看见高耸在海边哈桑二世清真寺的宣礼塔,西斜的太阳照亮建筑的一侧,展现刚毅的轮廓,从大西洋来的白云随着西风在塔尖飘过,清真寺气宇轩昂。

到店太早,四间客房还未准备妥当,我的booking vip卡可享受提前入住的优待,酒店前台答应提前给出两间房放行李和休息调整。于是,我们先就近用餐。礼宾部的先生显然是受过了良好的英式服务培训(我们算先批到达摩洛哥旅游的国人游客,所以受到的礼遇级别较高,等到大批素质参差不齐的国人涌入时,这位先生是否还能维持这么彬彬有礼热情友好的态度,那真的有待考证了),我们对餐厅的要求他尽量一一满足,不厌其烦在网上搜索,并细致周到地查看了餐厅营业时间,在地图上标明步行路线。

图片 8

图片 9

清真寺的海滨大道宽敞而整洁,是市民休闲健身的理想场所,夕阳西下的时候,面对宣礼塔,伴着海风,听着大海翻滚的涛声,在海边跑一圈,心旷神怡。

图片 10

图片 11

姐姐们对吃什么的意见不太一致,主要还是身体大于意志。最后,我们干脆直接去了大街对面的一家餐厅,足够近。小麻烦是餐厅说法语,当然对我们这些老江湖来说,一一拿下。好在,食物味道很不错。饭后可以进房间,大家约好下午1点半出门。下午只安排一个景点,哈桑二世清真寺。我们坐的出租车司机不老实,试图兜路,被我用gps纠正了。(和我在各种游记里看到坑蒙拐骗不同,这是我们此行唯一遇到的一个不诚实的本地人。这当然不单是我们rp高,关于怎么跟当地人打交道,我后面会慢慢说到。)

最早知道卡萨布兰卡是一部着名的《北非谍影》影片,小时候看过,情节已经不太清楚,大概是讲述二战时一对夫妻从欧洲到卡萨布兰卡中转到美国,所发生的情感纠结和惊心动魄反法西斯斗争。关键是,这部电影还是拍摄和上映于二战时期,这个里克酒吧现如今成为了游客首先到访的打卡点,一部电影也带红了这个小酒吧。

图片 12

图片 13

我以为错过了2点的入主殿参观的导览团,其实这点与旅游书的信息不符(要留意的是,票买好后要保管好,入主殿还有管理员会验票,以免节外生枝)。在语言分区上,有英德法意等,有趣的是,即便中国人听不懂英语,他也会很自觉地站到用英语导览那个队伍里。所以,英语导览的队伍是人最多的。

1943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和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卡萨布兰卡举行会议,讨论了二战后期非洲、地中海、太平洋战局和对轴心国作战问题,宣布同盟国将把对德、意、日的战争进行到这三国“无条件投降”为止。 此次会议使得卡萨布兰卡名扬天下,成为世界名城之一。

图片 14

图片 15

哈桑二世清真寺(Hassan II Mosque)位于卡萨布兰卡市区西北部,坐落在伊斯兰世界最西端。1987年8月动工修建,耗资5亿多美元,其中三分之一面积建在大西洋搭起的支架上,如同漂于海中,信徒们其实是在海上祈祷,以纪念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自伊比利亚岛的海上来。

站在清真寺的海滨看太阳从海湾古老的灯塔旁落下,余晖染红了整个天际,飞云滚滚而过,仿佛再现卡萨布兰卡过往云烟:12世纪,柏柏尔人在此建立了一座城市,将其命名为安法,意为“高地”。中世纪时,伊斯兰教传入当地,城市规模不断扩大。15世纪中叶,葡萄牙殖民者占领安法,并将其夷为平地。1770年,摩洛哥国王下令在安法城旧址兴建一座新城,将其命名为达尔贝达,意为“白色的房子”。18世纪末,西班牙殖民者取得了达尔贝达的贸易特权,将其更名为卡萨布兰卡,在西班牙语中,翻译同样是“白色的房子”,但意味就不一样了。

图片 16

世界上最大的海上清真寺

整个清真寺可同时容纳10万人祈祷,其中主殿2.5万人,是摩洛哥第一大清真寺,世界第三大清真寺,排在沙特的麦加和麦地那清真寺之后。它的宣礼塔世界最高,高达210米;顶端有镭射装置,激光束直射向圣地麦加。摩洛哥清真寺宣礼塔的外观造型和传统伊斯兰世界的圆柱体不同,呈四方体高塔,看起来和中国新疆的清真寺很类似。

图片 17

图片 18

据说已故国王哈桑二世在世的时候,做了一个梦,他梦见祖先乘风破浪从海上来到摩洛哥时的景象,使他萌生了在伊斯兰世界最西端,在水上为祖先建座清真寺的念头,他想让穆斯林信徒们来这里祈祷时,面对真主赐予的天空和海洋,缅怀祖先远征而来的丰功伟绩。

图片 19

图片 20

我们随向导步出台阶,从一扇大门进入主殿内。清真寺的外墙主要用白色花岗岩,嵌以马赛克浅绿色花纹的Zellige仿古瓷砖,饰以金属光泽的马蹄形铜拱门,在以土黄色为主色调的干燥地带,的确是建筑群里的一股清流,令人赏心悦目。短暂适应内部光线后,主殿的富丽堂皇程度教人乍舌,天花地毯窗棂细节繁复精致,自然光从门外透射,与头顶的意大利水晶灯交相营造震慑神圣的气氛,使得我们频频脱离导览队伍,自顾拍照不及。而且,这座清真寺除了注重古老的摩洛哥传统元素外,也加入了非常现代的设计,比如主殿屋顶可以遥控开启闭合。大理石地面可以常年供暖,冬季地板自动加热;夏季室内温度过高时,屋顶可在5分钟内打开散热。皇室正门重35吨,用密码开启。

清真寺1987年8月动工修建,耗资5亿多美元,占地面积9公顷,其中三分之一面积建在海上,以纪念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自海上来。清真寺从此成为卡萨布兰卡的新标志。

图片 21

图片 22

主殿留给男人,夹层属于女人。部分地板为玻璃制作,可以透过看到地下层的净手洗脸区。穆斯林在礼拜之前都要先行净礼。再往下一层,则是沐浴室。清真寺内还设有会议和演讲厅、博物馆、古兰经学院,在广场的另一侧。这里的图书馆是世界上最大的伊斯兰图书馆,图书馆里珍藏有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赠给哈桑二世清真寺的一本1000多年的《古兰经》真本。

哈桑二世清真寺是当今世界上最现代化的一座清真寺,它通体采用白色大理石砌成,绿色的琉璃瓦和形状各异的铜饰品镶嵌其间,宣礼员还可以乘电梯直达宣礼塔顶,从塔顶发出的诵经声可以传到市内的每个角落。主体大殿屋顶可以遥控开启闭合,两扇分别重达1100吨,3400平方米的雪松木活动顶棚,风和日丽的日子,顶棚可以在5分钟内完全打开,让阳光撒入神圣的祈祷大厅,举目眺望,只觉蓝天当空,脚踩水上,会有一种哈桑二世所说的那种空灵剔透和飘飘欲仙的曼妙感觉。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哈桑二世清真寺不仅向全世界的穆斯林敞开大门,也向游人免费开放。不过非穆斯林只有贵宾和经特别允许才能进入主体大殿内参观,而各国穆斯林可以在任何时候进入,只是在进入大殿之前,门卫要对你“验明正身”。如果你想入内又不是穆斯林,那就先学会背诵几段《古兰经》。

图片 26

图片 27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