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第一园,不过这样会多走很多路

作者:网站概况

图片 1

每年9月8日--10月8日“二分明月文化节”

过了十字路口,便上了盐阜东路。走不多远便到了个园。个园以叠石见长, 以竹石取胜,园名中的“个”字,便是取了竹字的半边。

景点门票门票:旺季45元,淡季30元。旺季为3,4,5,6,9,10,11,12月份;

图片 2

西园空间开阔,中央有一个大水池,楼厅廊房环池而建。池的北楼宽七楹,屋顶高低错落;中楼的三间稍突,两侧的两间稍敛,屋角微翘,形若蝴蝶,故而俗称“蝴蝶厅”。楼旁与复道廊相连,并与假山贯串分隔,廊壁间有漏窗可互见两面的景色。池东有石桥,与水心亭贯通,亭南曲桥抚波,与平台相连,是纳凉之所。池西一组假山逶迤向南,峰峦叠嶂,后有挂花厅三楹,有黄石假山夹道,古木掩映,野趣横生。 何园中的水心亭(有人称戏台),是为了巧用水面和环园回廊的回声,增强其音响的共鸣效果而建的,以供园主人观赏戏曲和歌舞之用。《红楼梦》等影片的拍摄,都曾把何园的水心亭作为场景。“四面串楼环水抱,几堆假山叹自然。”串楼是何园建筑艺术的最大特色。串楼复廊逶迤曲折,延伸不断。串楼长400余米,绕园一周。在串楼的窗格和壁板上刻有苏东坡、唐伯虎、郑板桥等人诗画,回廊墙壁石碑上嵌有古人的诗句。回廊上的“观园镜”,可通观全园景色,给人以“山外青山楼外楼”的景观印象,充分体现了建筑艺术与自然景物融为一体之美。

里面空无一人——可是真凉快呀!这么安逸的地方我可不能放过了,于是我找到一处座位,开始给贵哥打电话。中途有管理人员在不远处坐下来,用扬州普通话跟我说些什么。我听不懂啊听不懂!只好装模作样地一直点头。就这样,我在管理人员的“陪伴”下打了近半个小时的电话……挂断电话之后,工作人员来和我聊天,聊了故乡、学校、人生际遇等之后,开始带我参观……其实我只是来避暑的啊!对了解马可·波罗的生平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啊!可是我怎么能破坏人家的好意呢,况且被管理人员专人伺候着讲解的待遇我可是第一次享受啊!当然啦,我估计人家是想把我这唯一的参观者快快请出去,然后好关门睡大觉吧~不过这个工作人员真的很博学,历史、地理、生物等知识信手拈来,在我这什么都不懂的文盲看来真是学富五车啊。不过他经常说着说着问一句“是吧?”让我很是惭愧……我有时似懂非懂地点头,有时只好耸耸肩。但是似乎他的人生很不得意,虽然年纪轻轻就捧上了铁饭碗,却要碌碌无为“到死”。我问他为什么不辞职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呢,他又似乎很不舍得这个安逸的差事。人呀,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可真要你去追求那山的雄伟,又不想跋涉。整整参观了一遍后,我也不好意思继续蹭空调,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地址:江苏省扬州市广陵区徐凝门大街66号;
最佳旅游时间: 四季皆宜;

在复道回廊间徘徊许久,看到水心亭的游人都离开了,于是下楼去水心亭闲坐。偶尔听到导游讲解说,水心亭建在水中央,四周被楼宇包围,是依照了声的反射原理,使水心亭的声音通过楼宇、水面反射回来,加强声音效果,亭中的曼妙歌舞便愈加楚楚动人。

何园又名“寄啸山庄”,由清光绪年间任湖北汉黄道台、江汉关监督、曾任清政府驻法国公使的何芷舸所造,是清乾隆年间双槐园的旧址。清同治年间,在双槐园的旧址上改建成寄啸山庄,占地14000余平方米,园内有大槐树两株,传为双槐园故物,今仍有一株。园名取自陶渊明“归去来兮……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之意,辟为何宅的后花园,故而又称“何园”。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园主归隐扬州后,购得吴氏片石山房旧址,扩入园林。园主将西方建筑特色带回了文明古国,并吸收中国皇家园林和江南诸家私宅庭园之长,又广泛使用新材料,使该园吸取众家园林之经验而有所出新。

个园门口的粉墙上书“中国四大名园之一”,虽有炫耀之嫌,这清秀的粗毛笔字和景色倒也和谐。前有大盆的荷花,叶子很干净,莲花盛放。在门前和其他植物摆成一排,是欲滴的暗绿色,与粉墙黛瓦很是协调。江南是摄影的温柔乡,不论你淡妆浓抹,都能被谦虚的黑白色调衬托得愈加馥郁。而孤独如照片里的我,便遗憾地错过了这么美的背景,在个园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

片石山房于1989年复修,门楣上的“片石山房”额系移用石涛墨迹。此园的设计,以石涛画稿为蓝本,顺自然之理,行自然之趣,表现了石涛诗中“四边水色茫无际,别有寻思不在鱼;莫谓池中天地小,卷舒收放桌然庐”的意境。园中假山丘壑中的“人造月亮”是一奇观,盈盈池水,盎然成趣。

图片 3

何园坐落于江苏省扬州市的徐凝门街,被誉为“晚清第一园”。

《红楼梦》曾在此拍摄,不知多愁善感的林黛玉是否与我一般出神在此,思念许久。

何园是清代后期扬州园林的代表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扬州的园林特色和风格的体现。漫步何园,回廊曲折,复道行空,假山贴墙,鸟栖庭树,丘壑宛然,游鱼惊水……宛若“鸟飞屏风里,身置仙境中 。

等到开门,我看到有一家老小五口人没有买票从容进入了,于是以为售票处在里面,随之上前。被检票男生拦住。于是去售票处买票,学生票,十五元。我问有没有何园的小地图,售票姐姐答在检票处领取。到检票处后,我问有没有小地图可以参照,冷冷回答“没有”。我说售票处说在这里领的,检票男生继续冷冷回答“没有”,还加了浓郁的感情色彩——厌烦。我在他的冰冷面前也有些窘迫,没有再继续问。好吧,何园给我的最初印象是旅游服务不完善。

何园虽是平地起筑,但却独具特色。通过嶙峋的山石、磅礴连绵的贴壁假山,把建筑群置于山麓池边,并因地势高低而点缀厅楼、山亭,错落有致,蜿蜒逶迤,山水建筑浑然一体,有城市山林之誉,是扬州住宅园林的典型。园中的植物配置也独具匠心。半月台旁的梅花、桂花、白皮松,北山麓的牡丹、芍药,南山的红枫,庭前的梧桐、古槐,建筑旁的芭蕉等等,既有一年四季之布局,又有一日之中早晚的变化,极尽人工雕琢之美。

美好的烛光。

概况:

沿着徐凝门大街向北走,不久遇到苏唱街。我真是喜欢这个名字啊!好像吴侬细语婉转哼唱,甜腻清香。苏唱街里才是真正古老的未经漂染的明清老建筑,里面是细长幽深的巷道,两边是清闲无事的老扬州人,老人们穿着自己缝制的宽松裤衩和白色背心,走在小巷中悠闲缓慢,甚至有白发苍苍的老人穿着三角裤坐在门前扇着蒲扇,好似在自己的院落中一般大方自在。反而是我,背着大包,压着帽沿,汗流浃背,行色匆匆又矫情刻意,很不能融入这样闲散的氛围。老人们像看怪物一样看我,更让我多一丝不自在,我忽然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像一粒石子打破了平静水面的清淡。

何园里还蕴藏着四个“天下第一”,三处位于西园。“天下第一廊”指的是何园的复道回廊。复道回廊分上下两层,或直或曲,贯穿全园,全长1500多米,被誉为中国立交桥雏形。而复道回廊上的花窗被称为“天下第一窗”。造型阔大,气宇轩昂,绕廊赏景,步移景异,是园林花窗中罕见的极品。“天下第一亭”指的是以水池居中的西园池中央的水心亭。水心亭是一座中国仅有的水上戏台。在上面轻歌曼舞,可以巧妙的借助水面与走廊的回声,起到增强音响的共鸣效果。位于园东南的片石山房称为“天下第一山”,在石涛大师叠石人间孤本的腹内,藏有一座石屋。石屋有两间,东西都有洞门出入,盛夏酷暑,烈日炎炎,这里便成了养心消暑的绝佳之处。

水心亭四面悬挂赤橙色的纱帘,艳丽轻纱浮动,如歌如舞。我本不该出现在这里,这里应有一位花朵一样的女人,有着动人的容貌,性感的腰身,磁性的喉嗓,白细的纤指。她可以聊赖地斜倚,可以轻佻地调笑,可以漫不经心地将鱼食撒向水心挑起一圈圈涟漪,也可以低声地哼唱一首梅艳芳的《女人花》。她可以各种散懒,各种轻慢,各种风情万种不可方物,唯独不可端坐,不可正视,不可规规矩矩有律可循。她可以是花魁名妓,可以是舞娘歌女,也可以是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玩世不恭地在银丝缠绕间插一朵艳丽的绸缎般质感的花。但她不可以是干枯缺水的女学生,不可以是千篇一律的家庭主妇,不可以是行尸走肉的灵魂出卖者。她应是一朵流出水的花,不是断了头的木。她应是如泣如诉的歌,不是艰涩卖弄的文字。这是她。我看着她与黑猫一起跃下,与红鲤一起游弋,在纱绸后面舞起。我看着她虔挚地双手捧着诗集,又看着她愤而疯狂地把它撕得粉碎扬在满天空里。我看着她撕心裂肺地朗诵一首诗,也看着她歇斯底里地吼着不成调呜呜咽咽的曲。这是她,在这亭中休息,等一个人来,又好像从不存在在这红尘里。

全园可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以两层串楼和复廊与前面的住宅连成一体。东园的主要建筑是四面厅,为一船厅,单檐歇山式,带回廊,面阔15.65米,进深9.50米。厅似船形,四周以鹅卵石、瓦片铺地,花纹作水波状,给人以水居的意境。以此建筑为主景,南向的明间廊柱上,悬有木刻联句“月作主人梅作客,花为四壁船为家”;厅北有假山贴墙而筑,参差蜿蜒,妙趣横生;东有一六角小亭,背倚粉墙;西有石阶婉转通往楼廊;南边建有五间厅堂,三面有廊。复道廊中的半月台,是中秋赏月的好地方。

温烟润砚。砚润烟温。

与何园紧相毗邻的是“片石山房”。据史称,“片石山房在花园巷,一名双槐园,歙人吴家龙别业,今粤人吴辉谟修葺之。园以湖石胜。”(清《江都县续志》卷十二)又据清钱泳《履园丛话》卷二十载:片石山房内“二厅之间,湫以方池。池上有太湖石山子一座,高五六丈,甚奇峭,相传为石涛和尚手笔”。石涛是我国明末杰出的大画家,曾旅居扬州,死后葬于扬州蜀冈。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图片 7

同房间的浙江女孩恰好和我买了一趟火车,于是约好明天打电话一起走。

图片 8

繁复的室内陈设。

一进门就是大片的竹林。苏东坡曾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园内遍植翠竹,园主人名“至筠”,处处显示着园主的脱俗淡泊。“个园”由来还有一种诗意的说法是,竹子顶部的每三片竹叶都可以形成“个”字,在白墙上的影子也是“个”的形象,所谓“月映竹成千个字”。又粗又绿的竹节,浩如烟海的面积,直插入云的高度。让我不禁遐想:里面是不是住着李慕白,是不是发生过儿女情长的故事,是不是有着剑胆琴心的侠士曾在这里挥动清风,力抚天籁,执盏问月?

这时候已到了炽热太阳高挂的正午,天气预报温度在39℃,酷热难耐,我戴着草帽依然被白花花的日光晃得晕头转向。为了避暑,沿路的店铺都被我逛了个遍,看见门上“内有空调”的标志就推门而入,有时候不好意思也会买点儿纪念品再出来。就这样半梦半醒地逛到尽头城楼。说是城楼,也不过是刷着新漆的仿古建筑,在我看来就是假冒伪劣产品。城楼内可参观,于是我又奔着空调走了一圈。再出来时,日头更足,大有从天而泼了一盆火的架势。走了一上午,水早已喝完,中午在东关街买的“扬州炒饭”又干涩无味难以下咽,这时候的我已经开始出现中暑症状,虚弱地神志也不太清醒,懒懒地拖着身体四下寻觅可以避暑的地方。出了东关街看到“马可·波罗纪念馆”,像见到救星一样便走进去。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那年的时光那么美好。

离开“禁地”,在回廊间兜兜转转,遇一只幼小猫咪在何处嘤叫,想必是不见了妈妈。遂寻之,在一处屋顶的繇盛藤蔓间见到,想帮它又不知从何下手,它又匆忙躲藏直至不见了踪影,于是作罢。刚离开不久,“喵喵”声又在何处响起。

一直睡到六点半才缓和了点儿精力,起床去吃共和春酒家。因为白天流汗太多,在青旅喝了很多水还是不解渴,要了虾籽饺面和锅贴后,看着它们就想大口大口地喝水,于是我也体验一回扬州有名的“早茶”,虽然已经是晚上了。开始还矜持地一杯一杯喝,后来嫌凉得太慢,又渴得急,干脆拿两个杯子,喝一杯凉一杯。就这样吃一顿饭喝了近十杯水,吃了近一个小时……虾籽饺面吃了上面的水饺,很好吃;面有些坨了,又干又油又无味,尝试了下放弃了;但是共和春的锅贴真美味啊!我喜欢吃甜,它便是恰好的甜丝丝。只是有点少,吃不够,还想吃。

图片 12

一路在河边树荫下悠闲地走,时而停下来看看身边绿油油的河水,时而拨开垂在额头的柳枝,时而遇见一头可爱的石狮。一路沿着盐阜西路走,会依次遇见古香古色的扬州古籍书店,过了白石桥会见到刷着崭新的红漆的天宁寺行宫遗址,屋宇前的空地是清净的白色,与红墙金瓦形成漂亮的对比。再向前,马路对面有扬州文物商店。盐阜西路即将到头时,在杨柳薰薰中会再次遇到一座精致的白石砌成的小桥,石头看去已有些年头,两块石头的衔接处已被摩擦得光滑闪亮,突起处都在太阳下狡黠地捧起柔顺线条,示好一样丢了自己的棱角。这样驯顺,不知架在这绿水上承载了多少人的来去。踏过石桥去,走过潮湿布满青苔的青砖路,便是史公祠。我没有进入,在外面感受了下祠内吹来的潮湿的温热便离开了。但是我超喜欢史公祠前的青砖,带着绿意,带着历史的潮湿。

最后左拐进入文昌中路,坐路到火车站。百无聊赖地等到晚点的火车到来,一觉恍惚到苏州。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